手机版 |
地铁里这“小破孩”是谁 >
作者:《新闻晨报》谢岚   发表时间:2007-4-12 14:26:21   点击数:19274   我要评论(51)     
 
      有的看报纸,有的低头发短信,有的聊天,有的面无表情。过一会儿,他们的视线都转向同一个方向。再过一会儿,他们一起咧嘴笑了
       他们是地铁乘客,看的是“地铁电视”。

  “电视”里正在放FLASH:《小破孩裤衩短片》。


  大概坐过地铁的人,都记得这个腆着小肚皮、嘟着小嘴、光溜溜只穿裤衩的小孩,还有那个穿着红肚兜、扎着两支冲天小辫的小姑娘“小丫”。两个看起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小朋友,给搭地铁的人一些快乐,从另一角度来看,也颇能代表目前上海原创动画的状态:已经“生”下了那么些个健康宝宝,就盼着好好长大。
 
  小破孩和他爹

  小破孩的“爸爸”叫田易新,笔名拾荒。他说,“生出”这么个孩子来是偶然,也是必然的。

  在动画业打拼过的人都知道,中国的“美术劳动力”便宜,自然成了美日等动画先进国巨大的加工车间。你想多挣点钱?没问题,国外加工片的订单多的是,资深的人一个月挣个一两万不是问题。不过,如果你心里还蹦达着那个可爱的顽固的理想,就算成不了查尔斯·舒尔茨、埃·奥·卜劳恩、宫崎骏,只是画自己想画的东西,那么恐怕会郁闷。外行人以为动画片就像它看起来那么简单,殊不知,它的投资、制作、回收周期和难度要比电视剧大得多。好容易卖给了电视台,到手的播映费也微薄得令人叹气。

  1999年,田易新在这样的苦闷中辞职不干,回家休养生息去了。“我打小就喜欢动画,可一直做加工片太没劲了,很弱智的工作,有点想法的人做上几年,要不就受不了走人,要不就彻底没了想法。”《猫和老鼠》是田易新最喜欢的动画,他梦想做出自己的卡通品牌,可那时候他只有一个方向,路还没趟出来。

  没正经事做,田易新就揣着个相机四处拍照,上网东看西逛。1999年,FLASH刚刚出现还没有大热的年头,田易新看到这种新玩意,眼前“叮”得一亮。在这之前,除了知道后期合成是由电脑完成,动画对他来说,还是纯手工作业。“一部传统的动画片,有写剧本、分镜头、造型、设计、上色、录音、剪辑……很多个环节,参与的人可能上百个,而FLASH一个人全解决了,不用打搅别人,正适合我!”那段时间,田易新整个陷在FLASH里,常常不吃不喝不睡觉,心情舒畅,面如菜色。

  2002年中秋节,田易新收到朋友发来的FLASH贺卡,想从网上找张现成的回赠,找来找去,没一张满意,于是他决定自己做一个。放着梁祝钢琴曲,他信手画下两个小屁孩:穿着红兜肚的小丫对月大哭,眼泪滋滋往上飙;裤衩小破孩仗义地飞上天,捞下月亮送给小丫,小丫大口大口吃得欢……最后一个镜头:两只蝴蝶在梁祝曲中绕着月亮翩翩翻飞。田易新做到大半夜,发给朋友,挂到常去的FLASH论坛,然后就去睡觉了。

  “第二天睡醒来一看,呵,网上好多地方都有了小破孩!成了那个中秋节最受欢迎的FLASH之一。”田易新一下子找到了原来模模糊糊的方向,他要把这对小屁孩打造成自己的品牌,“《猫和老鼠》、《史努比》、《聪明的一休》……真正好的动画片,一开始都是个人的作品,他们很热爱很投入的作品,靠口碑传开,然后才介入商业运作,绝不是靠什么炒作。”

  “小破孩裤衩短片”之所以在地铁引起大家的关注,除了造型可爱,情节风趣外,很重要一个原因是它的中国味。地铁上反复播放的几集都取材耳熟能详的经典桥段:景阳岗打虎、金瓶梅。小破孩的裤衩虽然没有民族特色,可小丫的红肚兜、朝天小辫,还有那房子、店招、山水……看着就是俩“中国的孩子”。有意思的是,“地铁电视”同时也在播放网络游戏《英雄世界》的宣传片断,后者显然深受美国电子游戏和日本漫画的影响。

  看似寥寥几笔,人物就跃然纸上(电脑上),可一个动画人的作品是和他的审美、生活经验息息相关。田易新是河南洛阳人,自小在洛阳县城一家有名的美术学校学画画,“在洛阳那个地方,传统的东西自然而然就在你头脑里,在你心里了。出去写生,随便看看就是一个大冢,不知道埋着哪朝哪代的达官贵人。有回路过一个两层高的大石碑,底下随意地围着一些碎瓦片,一打听,哦,原来是赵匡胤当年的行宫。洛阳东大街有条街,专门卖锣鼓、高跷、剪纸这些个民俗手工艺品,每次回家都要去转转,那里每个老板出来都能写一笔好字。”

  一开始,“小破孩”是田易新自己带的,后来就改上托儿所了———2003年,田易新一个人忙活不过来,就开了一家动画设计公司,他从单打独斗的闪客变成了指挥十来号人的导演,“小破孩”也变成了一个团队工作,这既让小破孩长得快,同时也让它的风格有些含糊。《景阳岗》里他是个老老实实的店小二,可到了下个系列,摇身化成了端着狙击枪、身披超人式黑色长披风的佐罗。“在风格的平衡上,我的确得很慎重。”目前,他正在筹拍一部104集的小破孩新系列《破锣传奇》,“佐罗是国外的英雄,我们这孩子还是当个破锣侠吧。”

  田易新没有看过《武林外传》,有意思的是,“破锣侠”的故事将发生在宜古宜今的“小丫客栈”,而这个雏形早在2003年就有了———小破孩的破锣系列会成为动画片里的《武林外传》吗? 
 
   小破孩的感情和经济问题
 
 
      在拾荒动画设计有限公司的商务部,井井有条地放着“小破孩”的各种商业开发样品:公仔玩偶、情侣T恤衫、杯子、钥匙环、球鞋、甚至还有一包印着俩小孩“标准像”的零食。有些已经挺像样,有些粗糙拙劣。一只泥塑小破孩,手艺实在不敢恭维,简直捏成了老态龙钟的三毛。

  这些物件都是拾荒公司和厂家授权合作的实验品。每个做原创动画的人,都尝试着从商业开发上树立自己的动画品牌,产生效益,以便获得继续创作、制作所需的庞大资金。“国内动画业的授权合作还很不成熟,往往谈了十个(厂家),最后一个也不成功。”田易新说。

  《小破孩》看起来是俩小孩子的连续剧,其实是“成人动画”。“《小破孩》的定位是城市白领,故事的核心是他俩之间实实在在的浪漫。”在田易新的设计中,小破孩是个有些木讷,被作弄也不轻易发脾气,又有点大智若愚的男孩,小丫是个“野蛮女友”似的小辣椒,可心里头又很需要人疼,需要保护。他俩的感情并不只是爱情,而是混合了纯真的爱情和两小无猜的友谊,这一点也颇能打动都市人,谁不想自己的爱情带着天真无邪的孩子气?就像宫崎骏的电影中,总有一个倔强、有点孤单的少女,和一个仗义勇敢的冒失鬼少年,他们充满信任的情愫和奇幻的故事一样动人,白领爱看动画片,《蜡笔小新》、《樱桃小丸子》都是靠白领一传十、十传百成为写字楼最爱。如果田易新像要打造一部本土的“白领动画”,那么他和他的编剧队伍,首先得是“情感专家”,能把这一出长篇情感轻喜剧编好。毕竟真要打动白领的心,可不是两个屁孩过家家,而是他们看见自己爱情的失意和梦想。

  国产“白领动画”无论是在内容上还是商业开发上,都是一块空白地。《小破孩》目前在网络和地铁、公交等公共交通系统上的播出反响都很好,但要进入连续性更强、影响力更广的电视媒介,却存在一定的困难。电视台目前只播放儿童动画片,《小破孩》固然是纯真的感情,可审批方和家长自然也有“早早恋”的担心。另一方面,如果《小破孩》淡化情感,调整为幼儿园男孩女孩的儿童剧,那么又会偏离原来的定位,失掉白领观众。一部动画片可以长幼兼顾吗?
  MSN、QQ、论坛、群发邮件……一个有意思的动画片很容易在网络上走红,不过这也养成了一种低廉甚至免费的消费方式———上网站免费观看,网络下载,最多掏几块钱买盒高清盗版碟。更何况,白领对动画相关产品的消费也比儿童理性得多。

  目前,104集的《破锣系列》已经有了剧本,正在商谈资金上的合作,“目前有很多资金对动漫业感兴趣,不过我们得很谨慎,”田易新说,“如果资本进来以后要干涉甚至决定创作,那么作品就会失控。《小破孩》不好做,不过,正是因为市场不成熟,不规范,我们才有得做。”恐怕做动画的人都希望自己的“孩子”是HELLOKITTY,而不是红了一阵就歇菜的流氓兔。
 
 
上海拾荒动画设计有限公司

新品代理咨询: 021-52040363-12 裴先生
礼品销售电话:021-52040363-13 陈小姐
地址:上海市武宁路492弄3号2606室
邮编: 200063

关于我们 | 新闻中心 | 版权声明 | 品牌授权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

关注小破孩微信